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世界杯预选赛直播 位置:首页 > 世界杯预选赛直播 > 行业政策
 
热点新闻
行业政策
重大项目
文化动态

电影审查忽紧忽松 标准不清好难懂

发布时间:2013-12-08点击次数:982次

  “这不太可能!”11月2日,洛杉矶,中国大导演冯小刚在被当地媒体问及“是否有可能在中国拍一部不需要审查的电影”时,他给出了一个悲观的回答。其实,“这不太可能”五个字虽然悲观,但仍足够委婉,因为实际情况是:这根本就不可能,除非你不想在内地放映。

  这已经是冯小刚第N次公开对中国电影的审查制度“表明看法”,相比之下经历了四年审查才盼到《无人区》上映的宁浩,以及已经高调宣布《天注定》过审却再度又被传遭禁的贾樟柯等等,则都在选择在审查制度面前忍气吞声。长时间以来,中国电影一直实行审查制度——这在目前的世界上已经不多见,除了因宗教等原因而导致审查更严格的伊朗,似乎再没有什么地方有全国影人都要“戴着镣铐跳舞”的现象。而面对审查这幅镣铐,最让中国电影人苦恼的还不是镣铐本身,而是这副镣铐经常忽松忽紧、模棱两可、不可捉摸…

电影内容禁忌有十 审查过程却弹性超大

电影管理条例

  记者获悉,中国现行的电影审查制度,其具体依据是国务院于2001年底公布的《电影管理条例》,这个条例从从2002年2月1日开始正式实施。

  《电影管理条例》第二十四条明确规定:国家实行电影审查制度。未经国务院广播电影电视行政部门的电影审查机构审查通过的电影片,不得发行、放映、进口、出口。而电影“审查”主要包括两个部分,首先是内容审查,不少影片都倒在了这个关口;其次是技术质量审查,通过率为99%。

  如上图所示,《电影管理条例》第二十五条,明确规定电影片禁止载有下列内容,一共十条。理论上说,这十条内容就是中国电影内容上的“十大禁忌”,不可触碰。然而,我们却看到在实际实施的过程中,这些“禁忌”变成了弹性标准,不可捉摸。

普罗米修斯

“异形”到底算“鬼”还是“妖”?

  以第五条为例,电影片不可“宣扬邪教,迷信”,可到底怎样才算宣扬了邪教和迷信,它又没有一个固定的标准,而坊间传言的电影中不能有“鬼”,只许有“妖”是不是真的,进口片严格限制“怪物”的出境频率,并被要求在宣传过程中不能以怪物为卖点炒作,又是否源自这条有关“封建迷信”的限制?

  再比如第七条,电影片不可“宣扬淫秽、赌博、暴力或者教唆犯罪”,可它也没有一个量化的标准:到底画面达到什么程度才算淫秽或暴力,是露了下半身呢还是打折了胳膊?又到底怎样才算是“宣扬”?是不是实施暴力的人最后都死掉就算是伸张了正义?

  以上种种都另电影人百思不得其解,即便是想要“戴着镣铐舞蹈”也需要知道“镣铐”的形状和松紧才能想到规避限制的对策,下面就一起看看电影人们都遇到过哪些令人困惑的局面。

修改意见分批提:《无人区》改完背景改坏人

无人区

《无人区》历经四年审查,先被要求淡化背景,又被要求改掉坏人

  改了四年的《无人区》终于宣布上映的时候,我们才忽然发现,原来宁浩一直没有“放弃治疗”。这部电影在拍摄完成后4年的时间里,经历了数次修改意见的洗礼,多次被传要上映又被搁置,原因只是因为里面总有改不完的坏蛋,和破坏民族团结的内容。我们姑且不去探讨审查委员会对电影内容审查标准的对错,但为何不能一次性把意见明确提完?为什么不能让导演一次到位的完成修改?为什么不以提高影片过审效率为工作的第一准则?这些问题,没人能够解释,也没人对其负责。

  案例1:《无人区》一改四年 送审总有新意见

  《无人区》一直不能公映的原因,正是过不了审查。据业内人士透露,电影局审片委员会最初因为《无人区》故事发生的背景地在新疆地区而有所顾虑。为了保护民族团结问题,审片委员会建议宁浩淡化故事的发生地,尽量让观众看不出背景。这或许符合了《电影管理条例》第25条第4款的内容:禁止破坏民族团结。然而在片方经历了补拍、重剪等复杂过程再度送审时,审片委员会却又示意《无人区》最大的问题,是影片里全是坏蛋(连警察都是),没有好人,认为这是典型的“与中国国家形象不利,与中国国民形象不利,与中国公众安全心里不利”。而这也成了宁浩和他的团队后来数次修改《无人区》却都无法上映的“最重要因素”。

无人区

《无人区》的档期宣传语饱含心酸

  要知道一部电影的资金、演员的档期、导演的工作安排都需要有严格的计划,而基于审查委员会的意见作出的每一次修改,都可能需要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这也是《无人区》在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始终拖拖拉拉无法上映的原因。直到最后,终于有好人角色出现时,此时的《无人区》已经不是原来的《无人区》了。在付出如此高昂的代价之后,幸好它终于可与观众见面了,然而经历了中国电影4年的井喷式发展,在当年可能震撼中国电影市场的一部影片,如今却可能已经变得相当平凡。

  案例2:杜琪峰活学活用 为应付审查拍不同结局

  作为电影审查部门,审查委员会不为导演,为片方的难处考虑,不在乎一部电影艺术价值的保留与否,都还在情理之中,然而把一部电影拖这么多年才上映却实在无法让人接受。也许宁浩从一开始就该学学聪明、灵活、会省事儿的杜琪峰,在《夺命金》被内地要求修改“坏人逍遥法外”的结局时,杜琪峰只在片尾增加了一行字幕,表示“私吞存款的银行职员后来投案自首”,便顺利过审了。而在《毒战》中,杜琪峰则吸取先前的教训,专门给内地版拍了一个毒贩古天乐接受注射死刑的镜头,算是扭转了“坏人都没死”的局面。

  给导演的友情提示:如果您的电影中,没有明确表达主流价值观,好人没有战胜坏人,那请自觉拿回去修改。这种愚蠢的问题不值得浪费审查委员会的宝贵时间,无止境拉长审查时间也是活该!

想上想撤很随性:《天注定》过审又传被禁

变4遇袭

早在今年5月的戛纳电影节上就宣布过审的《天注定》10月却被传遭禁

  已经过审的电影又被叫停,这看上去实在不是一个严谨的国家机构做出来的事,然而这样的事情在我国却不是个例,电影审查委员会屡屡在影片过审后又出尔反尔,上文提到的《无人区》也曾经历过多次上映传闻才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甚至有些电影即便上映后,也可能被强制喊停。

  案例1:《天注定》过审也没用

  频频被审查制度“蹂躏”的贾樟柯今年推出了新作《天注定》,在今年5月的戛纳电影节上,贾樟柯高调宣布《天注定》一刀未剪顺利过审,并将在11月上映。然而,10月份,业内人士却传出了影片遭禁的传闻。而对于事情的真相,贾樟柯本人和《天注定》片方都三缄其口,片方只表示“并没有收到正式通知”,而贾樟柯却在消息传出后在微博上发布了一首充满悲情和愤恨的诗,其中“哑口无言”等字眼,被网友认为是影射《天注定》遭禁的证明。

贾樟柯微博

贾樟柯微博赋诗影射被禁传闻

  案例2:《被解救的姜戈》上映也能停

  今年4月11日,好莱坞引进片《被解救的姜戈》正式国内公映——这意味着它此前已经通过了审查,可是当天上午10点,该片在国内紧急停映,不少影院的早场票已经卖出去,观众也进了影院并且观看了好几分钟,最后只好退票。院线方给出的统一口径对外解释是“技术故障”,只有一小部分愤怒的知情者道出个中原因,原来电影审查委员会在审片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姜戈》中有男性正面全裸的镜头出现(也许因为光线太昏暗,主角又是黑人),但不幸的是有某领导恰好在公映前看了该片,且眼尖的看到了姜戈的下体,觉得无法忍受,于是留下一句话:打回去重新修改。

被解救的姜戈

《姜戈》中一闪而过全裸镜头

  5月12日,《姜戈》重新在国内公映,片中姜戈露出的下体的那个一晃而过的镜头被剪掉了,这似乎能从侧面证明知情人士透露消息的正确性。我们理解影片中不能出现此种限制级镜头的用意,然而对一部已经上映的电影做出这样突然的决定,既没有和片方沟通,也没有同审片委员会商量,在外界看来至少也得来个举手表决才算公平,而不是完全出于个人意志。即便是出于个人意志,也应该在暗地里进行,而不是公然置观众的利益于不顾,留下“说话不算数”的坏名声。

  案例3:《色·戒》映后才被禁

  同样的情况,还曾发生在2006年,那时李安执导,梁朝伟和汤唯主演的《色·戒》在国内公映之后,因为激情戏尺度过大,男女主角几近全裸而导致汤唯被相关部门封杀。这几乎是中国电影新世纪以来最大的冤案,因为既然尺度过大,当初为什么要让它通过审查呢,审查委员会是干什么吃的?既然通过了审查,放映之后为什么又要单独去封杀该片女主角呢,电影又不是她一个人演的,投资方、导演和男主角也都有责任啊!

  给导演的友情提示:别以为拿到龙标就是功德圆满,不到电影下线的一刻,都不要放弃做好接受治疗的心理准备!

暴力粗口没标准:砸头只能两下 粗口多却无妨

泰坦尼克

《西游·降魔篇》又暴力又恐怖,吓哭无数小朋友,却没遭遇审查的为难

  暴力和粗口,不论是国产片还是引进片,都极为常见。尤其是暴力,即便在自认保守的主旋律战争片中,也非常常见,然而不同基调的影片对暴力的要求标准却完全不同。

大明劫

《大明劫》其实很血腥

  案例1:《西游·降魔篇》上演极度视觉暴力也过审

  最近上映的电影《大明劫》中,戴立忍扮演的孙传庭将军为了国家安危,每每遇到贪腐人士就直接拔刀捅死,甚至在儿童面前也不例外,虽然杀死贪官污吏大快人心,但镜头画面也着实血腥。尤其结尾将患上“非典”的士兵锁在“隔离病房”中集体烧死的,虽并没有暴力镜头,但却让人看着揪心。但由于影片从头到尾都充满“正气”,所以尽管有些镜头少儿不宜,却也并没有收到审查委员会的为难。同样,《让子弹飞》中,为了一碗粉掏出肠子的张默,《西游·降魔篇》中生吞幼童的鱼妖,“烤乳猪”变“烤人”的烤肉店,以及面目狰狞的孙悟空,都是成人看了都会心惊胆战的视觉暴力,却都顺利过审。

  案例2:《浮城谜事》砸头次数都要算

  而到了在电影审查历史上“劣迹斑斑”的娄烨身上,对暴力的要求就变得格外严格起来。2012年10月上映的《浮城谜事》,在公映前41天突然接到北京电影局的修改意见:有关人员认为影片结尾处男主角乔永照用锤子砸死拾荒者的镜头太过直观——非常残忍地砸了10多下,建议删减至两下。可当时,该片已经拿到公映许可证(即龙标),导演娄烨坚决不改,最后双方经过长达17天的沟通,才终于达成协议:在不改变影片任何长度的前提下,对乔永照打击拾荒者的共计13下的最后3下进行了一个3秒23格的淡出(渐黑)的技术处理,除此之外不做任何其他修改。

  一方面对暴力镜头严加看管,另一方面,部分公映的电影中,暴力镜头比比皆是——当然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电影要好看就必须要有矛盾冲突,而矛盾冲突的最直接体现就是动手。

我想和你好好的

《我想和你好好的》各种街头对骂

  案例3:《我想和你好好的》狂飙脏话没人管

  与暴力相并行的是演员台词中出现的粗口。在北美,只要一部电影中带有几句“shit”,影片就会被划为R级,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经常看到一些清新的爱情喜剧片在美国也被当限制级的原因。而在中国,对粗口似乎却没有一个明确的限制。最近上映的《我想和你好好的》中,冯绍峰和倪妮的角色动辄就在大街上互骂“傻X”,脏话出现频率已经到了一般观众都觉得有点多余的份上了,但在电影审查中却没有收到什么阻碍。在往前数三年,张扬执导的《无人驾驶》中,刘烨也曾大声说出台词:“我TM就是个傻X!”,“你就是想补上当年那一炮”等台词,照样过审无误。

  给导演的友情提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对暴力和粗口的审查力度不可捉摸,唯一能确定的就是您的导演生涯中不能有太多劣迹,一旦上了审查委员会的黑名单,别人能拍的东西您也不是想拍就拍了。

露不露点看心情:《泰坦尼克》从有胸变无胸

泰坦尼克

《泰坦尼克号》15年前在中国上映时还曾有过全裸镜头

  与暴力和粗口一样难以捉摸的还有情色尺度的把握,根据上文中提到的《姜戈》的遭遇,我们可以推测我国的电影审查应该是执行的是“不露点”原则,然而内地大银幕却真实上演过一些令人矛盾的“露点”镜头。

  案例1:《泰坦尼克号》15年“露点”上映 15年后被删减

  1998年版的《泰坦尼克号》,女主角凯特·温丝莱特也在片中有全裸出镜(画室中画画的那场戏),当时还是少年的80后们对这场戏大都记忆犹新,因此当2012年3D版《泰坦尼克号》在中国重映的时候,大家恨不得组团去膜拜Rose姐姐的大胸,却发现重映版中的豪乳被删了个干净,情色的标准到底在哪儿?我们不知道,只知道导演詹姆斯·卡梅隆对此颇感自豪,因为他一直以为:“胸被删掉是因为中国人觉得3D效果太真实,以至于观众总是忍不住在电影院伸出手去摸。”

让子弹飞

  案例2:《让子弹飞》大胸“民女”却逃审查壁垒

  轰动一时的“大胸民女”赵铭在《让子弹飞》中一脱成名,虽然镜头只是瞬间闪过,且露点镜头几乎没有,但在背景戏份的烘托下,给人带来的“非分之想”却能甩《泰坦尼克号》几条街。另一个鲜明的例子是,张艺谋当年的《满城尽带黄金甲》,宫女们个个“波涛汹涌”,可照样通过了审查。

  给导演的友情提示:在没标准的状况下,胸能不能露,以及露多少,可能取决于你跟电影审查委员会熟不熟……

不明因素来搅局:动车事故也能成被禁理由

  除了以上种种算是有据可循的审查规则外,还有一些“不明觉厉”的因素也可能随时成为阻碍电影过审的绊脚石。而深究其中的原因,也完全无法找到要领,对于那些不方便说明的原因,我们只能用一句“你懂的”来概括这其中不能说的秘密。

午夜火车

《午夜火车》都不知道招谁惹谁了

  案例1:《午夜火车》因动车事故推迟两年

  今年3月,国内曾有一部悬疑惊悚片《午夜火车》公映,可该片最大的悬疑和惊悚,不是它的剧情和画面,而是它2011年就送审了,结果遇上了“不明原因”,一直不能过审,拖到今年才得以上映。

  至于到底是什么“不明原因”,据记者从知情者处得知,是因为该片送审时恰好遇上“7.23”温州特大动车事故,然后就莫名其妙变成了”敏感题材”。“遇到这样的事,你只有认命的份儿,要怪就怪自己点儿背。”该知情人苦笑说。

悲惨世界

《悲惨世界》中的民众暴动竟也过审

  案例2:《悲惨世界》描写暴动蒙混过关

  在中国的语境里,凡是映射中国历史尤其是近现代史的进口片,很难进到中国市场。可今年公映的歌舞片《悲惨世界》,描写了1832年巴黎的学生暴动,还是照样进来了。

  最终,《悲惨世界》在国内拿下了6000多万票房,位居进口歌舞片之冠。

  给导演的友情提示:有时候费尽心思绕过敏感带,也有可能遭遇“飞来横祸”,一个突发新闻也可能导致电影映期拖延,当面临不明原因的修改意见,您只能对自己轻轻说一句:“天注定”。

后记:需用分级制代替审查制


  种种事例表明,中国的电影审查制表满上看是硬性的,实际上它是弹性的,可这种弹性,又往往让人掌握不了它的幅度。比如你觉得既然《色·戒》那么大尺度都能在内地市场公映——大不了女主角被禁呗,你也去拍个差不多的,那很可能直接就折了,伸冤的机会都没有。

  “既然审查制度不可能取消,那我们希望能有一个一视同仁的标准。”一位不愿透明姓名的导演表示:“标准不固定比标准严格更可怕。”

  当然,有更多受访者认为,中国的电影审查制度确实给电影人戴上了镣铐,阻碍了中国电影的发展;如果能用电影分级制代替审查制度,那将是最好的结局。

  只是,这个结局何时才能到来呢?至少暂时还无法看到明确的时间。 

(编辑:admin)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官方微博
资讯中心 世界杯预选赛直播 影视作品 影视广告
世界杯全程视频直播 版权所有   地址:西安市高新区唐延南路10号中兴产业园研发大楼B201室   电话:029-89528899
Copyright © 2013 Sxtourft.com All Rights Reserved